★★中國葫蘆絲網★★-葫蘆絲門戶網站

葫蘆絲專業論壇網友會師太湖

時間:2014-12-05 21:02來源:倪源義 作者:倪源義 點擊:
撰稿:倪源義 今天,2014年11月27日。美麗的太湖,風輕,水秀。 今天,披上了深秋的彩裝,太湖格外地溫情、柔美;亮麗、明媚。有朋從遠方來,太湖當然用美麗來歡迎你。 一、 相約江南 今天,中國少數民族樂器網葫蘆絲論壇,在美麗的太湖邊上,在充滿溫情和水的城市中國無錫,現場

合影2小圖片.jpg

撰稿:倪源義

 

        今天,2014年11月27日。美麗的太湖,風輕,水秀。

        今天,披上了深秋的彩裝,太湖格外地溫情、柔美;亮麗、明媚。有朋從遠方來,太湖當然用美麗來歡迎你。

一、 相約江南

 

        今天,中國少數民族樂器網葫蘆絲論壇,在美麗的太湖邊上,在“充滿溫情和水”的城市—中國無錫,“現場辦公”。

        今天,這些吮吸著太湖水長大的,寫出了太多“江南風格”葫蘆絲作品的作曲家,以及崇拜他們作品的葫蘆絲演奏家們,來這里重溫江南風情,昊越絲韻。

        中國無錫是全國聞名的經濟大市、文化大市、音樂大市。這里有一道亮麗的風景—無錫醉愛葫蘆絲藝術團,無錫音樂家協會葫蘆絲巴烏學會領導下的一個葫蘆絲音樂的載體和代言人。

        導游舞著小旗在前面歡迎我們。導游的小旗上有5個亮閃閃的金字:“醉愛葫蘆絲”。

        清秀亮麗的香港美女“大笨蟲” (施清暉)來了。她是論壇第二版主。但她卻是今天論壇的最高權力者,因為他是代表論壇第一版主“老馬”(馬振榮)來的;

        論壇聞名的葫蘆絲“醉愛”,(曾桂明)來了。他張開雙臂,和所有的來客們相抱。他是東道主,是今天活動的發起人和組織者;

        葫蘆絲作曲家“一笑”(陳祖仁),從杭州來了,笑容滿面的來了。是的,這里他并不陌生,這里給了他太多的會歌唱的靈感;

        葫蘆絲作曲家“辛歌”(李辛)來了,他從遙遠的捷克而來,嗯著《太湖美》的小調兒一路走來,來會久違的太湖;

        論壇首席評論員“曉峰獨秀” (張曉峰) 來了,他來自北京。彪漢而高大,一枝“獨秀”,論壇的奇才;

        大名鼎鼎的作曲家“小溪”(趙學貴)來了,懷揣著在北京剛剛收筆不久,還沒首演過的葫蘆絲新作;

        論壇巡警“竹林古箏” (谷樹錚)從河北保定趕來,雖滿身疲憊,仍一臉笑意;

        老版主“銀色月光”(王專恩)從天津來了;

        河北葫蘆絲第一村的“竹林鴻雁”(王艷紅)從河北保定來了;

        西安才女“嵐筱琦”(陳寶蘭)來了;

        浙江美女“洲洲”(姜洲月)來了;

        江蘇東臺業余笛人“東亭竹音”(倪源義)來了;

        廣東云浮美女英子(朱幗英)坐飛機到南京,后又換火車來了;

         還有在講座開會當天趕到的:葫蘆傣娃(鄭江力)、尋覓、草原夢等上海朋友,鎮江的金蛇(陳乃偉)、許老師,南通的南通葫蘆娃(黃亞玲),唐山的馬老師等等。

        無錫市音樂家協會葫蘆絲學會副會長畢霞(紫竹聆音)、吳雅琴(青春鳥)和老攝影師白炳康(深秋)他們來了。他們都是醉愛葫蘆絲藝術團的業務骨干,是“醉愛”的高徒和最得力的助手。

二、 太湖尋夢

        導游的小旗迎風招展,我們在小旗的指引下登上了太湖輪渡。

        有人在船頭比劃著,講解著。間或,他還會拿出葫蘆絲來吹上一小曲兒,他似乎從不疲勞。這人是“醉愛”大哥。這是個任憑走到那兒,總有個裝滿了大小葫蘆絲的背包背在身后的,頂天立地的江南的漢子。他在葫蘆絲論壇上的網名叫“醉愛”。是的,他是天底下最愛葫蘆絲的人;他是一個即便喝醉了酒,總要把葫蘆絲摟在懷里的人;他是一個把葫蘆絲愛的“如癡如醉”的人。

        “醉愛”大哥是江南較有名氣的葫蘆絲演奏家、教育家。他是喬志忱老師的高徒,還同時是南派葫蘆絲大師李春華、北派葫蘆絲大師王厚臣的得意門徒。他是無錫音樂家協會葫蘆絲巴烏學會會長,是舉國有名的無錫醉愛葫蘆絲藝術團的發起人和領頭人。不過,“醉愛”大哥似乎對“江南葫蘆絲”曲情有獨鐘。所以,他精心安排、策劃了這次,在全國葫蘆絲界產生較大影響的 “吳越絲韻”葫蘆絲曲目專題研討、表演和講座活動。

        船舷上,有人含情脈脈地,凝視著湖水,凝望著遠方。他便是葫蘆絲名曲《夢里江南》的作者,論壇網名“辛歌”的旅捷華僑,李辛先生。

        2007年,一首描寫江南風情的葫蘆絲獨奏曲《蠶鄉春早》,在葫蘆絲音樂圈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綿軟的沾著露珠的音符,柔糯而甜美的樂句旋律,這是吳儂軟語與葫蘆絲的天作之合。人們驚奇,人們喜愛,“江南風味”的葫蘆絲曲目竟有如此這般地美妙。這便是李辛的處女作。

        李辛是最早譜寫“江南風味”葫蘆絲曲目的音樂家。李辛說:“我是江南人,我是在用葫蘆絲說江南話。我愛我的江南!”。

        而后,李辛并一發不可收,又寫出了《夢里江南》、《太湖帆影》、《月夜風荷》等十六首,深得葫蘆絲愛好者們喜愛的葫蘆獨奏曲目。而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曲目,都是“江南風味”的。

        2011年5月,李辛出版了他的原創葫蘆絲作品專集,《夢里江南》。

        2014年11月,李辛不遠萬里從捷克回來講學,來重訪江南,來太湖尋夢。

 

三、 二泉情思

        導游的小旗一路飄搖,我們跟著小旗兒來到“天下第二泉”景點。

        我們仰慕已久的“天下第二泉”就在這里;聞名世界的二胡名曲《二泉映月》就誕生在這里;著名的民間藝人阿炳就出生在這里。

        二泉池邊,有深沉而婉轉的樂音,緩緩飄來。是那位佇立在池邊,長相白凈、清瘦的,近乎阿炳身材模樣的男人,在哼鳴?呤唱?

        哦,是他手里的那把葫蘆絲,在娓婉地,輕聲地訴說著。

        他就是網名“一笑”的,寫出了好多“江南風味”葫蘆絲曲的音樂家陳祖仁。陳祖仁取網名為“一笑”,是因為他為人謙和,見人總是一笑。但此刻的“一笑”,他不笑了。當然,他不笑時的表情,仍然可愛、可親、可笑。

        他在渡步?他在思索?

        也不,或許他是在和阿炳對話?

        其實他們早有相約。否則,他的《二泉情韻》,他的《曲水蘭亭》,他的《蘇堤煙柳》等葫蘆絲獨奏曲,怎么會有惠山的亮麗、秀美,怎么會有二泉的思想神韻?

        哦嗬,他的知音“醉愛”來了。二泉池邊,兩把葫蘆絲的聲音絕妙地交融在一起。他們時而輕吟,低唱;他們時而和弦、共鳴。他倆都是《二泉映月》最忠實的聽眾,是阿炳最超級的崇拜者。

        和他倆一樣崇拜阿炳的還有很多。“醉愛”的一位名叫盧學南的葫蘆絲學員,今年已有82歲高齡。但他仍然堅持每天來二泉池邊吹奏葫蘆絲。據說每天來這里聽這位老先生吹葫蘆絲的有上百人。如今這位老先生學葫蘆絲已整整三年,今年還參加葫蘆絲考級,拿到了九級證書。

        葫蘆絲作曲家陳祖仁出生在浙江杭州,生活在浙江杭州,但他卻寫出了很多贊美無錫和太湖的葫蘆絲曲目。

        “無錫在太湖的北岸,杭州在太湖的南端。同飲一湖水,我對無錫有深深的感情。這是我為什么能寫出許多贊美無錫風情的葫蘆絲曲目的重要原因。”陳祖仁說。

        陳祖仁是2010年涉足葫蘆絲樂曲創作的。陳祖仁的曲子溫情、柔美;自然、流暢。當年他的處女作《趕廟會》一推出就受到了廣大葫蘆絲愛好者們的熱捧。

這之后,他又相繼推出了佳作《蘇堤煙柳》、《湘山情》等。陳祖仁還是改編移植音樂的高手,深得葫蘆絲愛好者們喜愛的葫蘆絲獨奏曲《江河水》、《梁祝》、《花朵》、《草原小牧民》等,都是他的力作。

        2011年,陳祖仁出版了他的原創葫蘆絲作品專集,《蘇堤煙柳》。

 

四、 吳越絲韻

 

       

        導游的小旗在惠山古鎮飄揚。好客的東道主“醉愛”大哥,領我們游名山風景,嘗江南美味。

        當然,不管我們走到那兒,我們總能不時地品嘗到“醉愛”大哥,以及他的弟子們用吳儂軟語演繹的,優美動聽的葫蘆絲小曲。那些美妙絕倫的江南小調,讓我們陶醉,讓我們解渴,讓我們心曠神怡,讓我們如癡如醉。

        雖然說《吳越絲韻》葫蘆絲專題講座,正式的時間是定在次日,是在豪華的學校禮堂開展。但我要說,實質意義上的《吳越絲韻》葫蘆絲活動,早已在太湖邊上,在惠山腳下,拉開了帷幕。

         “江南葫蘆絲,是應該在中國葫蘆里有一席之地的。”“醉愛”大哥說。


(責任編輯:老馬)
頂一下
(10)
71.4%
踩一下
(4)
28.6%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游客不能評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热博rb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